李清照的词 专页
改观网






首页 > 语录 > 李清照的词

李清照的词

拥有“千古第一才女”美称的李清照,她的词可说是不错的!她的词分为两个时期,前期的词崇尚典雅,语言清丽。后期的词表达了她孤独生活的惆怅之情。

李清照的最美梅花词

作者:薛有庆

 

在宋词或婉约缠绵,或大气磅礴的文学天地里,盛开着一朵女儿花。她以女性天生的细腻温婉,以诗人独有的敏锐触觉,以大家闺秀特有的优雅知性,感受着缤纷多彩的自然世界。自然界的花开花落,春去秋来,日升日没,天地间的一缕柔风,一片枯叶,一抹残烟,都能触动她的情思,拨动她的心弦,成为她创作的灵感来源, 变成她生命情感的载体, 人生际遇的折射。她就是宋代杰出女词人-- 李清照。

 

 

 

清水出芙蓉,灵光照尘寰。李清照堪称是宋词里的一位司花美神,她的咏物赏花词多达几十首。易安以一颗追求美的心灵,感知着不同季节,不同花朵的芬芳与风姿,从中寄寓词人对生命与生活的独特感受,创作出多篇物我合一的不朽佳作!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不同时期即使同一种咏物词,也饱含着不同的人生况味。

 

 

 

咏梅花

 

易安咏物赏花词中,最多的是梅花词。梅花词多达十七首。梅花品性高洁,坚贞耐寒,格高韵胜,看来是易安居士的最爱。

 

早期的咏梅词:

 

《渔家傲·雪里已知春信至》:雪里已知春信至,寒梅点缀琼枝腻。香脸半开娇旖旎,当庭际。玉人浴出新妆洗,造化可能偏有意,故教明月共赏金樽沉绿蚁。莫辞醉,此花不与群花比。

 

解读:梅花在易安笔下是一位迎春的使者,不与群花等同,梅花又像一位刚洗浴新梳妆半遮娇面的美人,在明月和白雪的映照下,更加光鲜亮丽。梅花与白雪,梅虽输雪 三分白,雪却输梅几分香,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,共饮金樽沉绿蚁。梅花的高洁,何尝不是作者的写照?易安居士何尝不是一枝凌寒傲雪,特立独行的寒梅!

 

 

 

《点绛唇》: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见客入来,袜刬金钗溜。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 

解读:晨起春光明媚,空气清新,露水还未干透。绿肥红瘦,时至暮春时节。碧绿的叶子,无比硕大,花儿开始凋零,满地红消香断。青春洋溢的美少女,香汗淋漓,正在院中荡秋千。荡秋千是多么美妙的事情,秋千荡呀荡,我的心飞呀飞,我对青春生命,对爱情都充满着美好的梦想,这是多么珍贵的年华。我有些累了,慵懒地揉搓着被秋千绳磨红的手指。薄汗湿透了我的纱衣,青春的气息无处不在,全身散发着迷人的美少女的气息!忽闻那位翩翩少年赵公子前来求亲,羞涩难当的女子,仓皇逃脱,竟然连鞋子都跑掉了。躲进闺房,却倚门回首,装作嗅青梅,羞涩又好奇的眼神,又偷偷地瞄一眼那个翩翩少年。青梅何尝不是我那颗酸酸甜甜的少女心呢?

 

 

 

《浣溪沙》:“淡荡春光寒食天,玉炉沉水袅残烟。梦回山枕隐花钿。 海燕未来人斗草,江梅已过柳生绵。黄昏疏雨湿秋千。”

 

她凝神地望着香炉袅袅升起的残烟,斜倚山枕又是一场美梦,头上的花钿被压扁了,都浑然不觉。梦醒时分,看到室外春天的美景。窗外,姑娘们在玩斗草的游戏,窗内的词人有几分落寞。她以善感的心思,体味着季节的变化,江梅已落,柳生绵絮,海燕未归,饱含了对于自然的春天和生命里青春的留恋。

 

 

 

《玉楼春》:“红酥肯放琼苞碎,探著南枝开遍未。不知酝藉几多香,但见包藏无限意。道人憔悴春窗底,闷损阑干愁不倚。要来小酌便来休,未必明朝风不起。”

 

解读:梅花是美轮美奂的,色泽鲜红,美到让人酥醉。形状别致,琼苞破碎,梅心绽放。含蓄蕴藉的梅花,它总是在明月夜里,暗香浮动。不知一枝红梅中饱含了多少清香,萦绕在心头,久久难以挥去。更不知这一朵朵火红的梅花,又饱含了多少深远的意味?陆游是一位孤高的文人雅士,他笔下的梅花是孤傲的:意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,零落成泥碾作尘,唯有香如故。毛泽东是一位成功的政治家,他笔下的梅花是豪放的: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,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看来境遇不同,梅心不同,对于易安,梅花更是让人百感交集!如今几分憔悴,在闺房的窗底,窥探着春的气息。不敢凭栏远望,更不敢独自赏梅花。只有小酌一杯,方解心头之思。在梅花树下,在似醉非醉,似醒非醒的梦境中赏梅!梅下小酌,享受生命的欢愉与惬意!这是最快意的时刻,如此赏梅,方得梅心。有花堪折直须折,趁美景当前,尽情观赏,也许明朝东风一起,梅花就会凋谢。

 

 

 

《蝶恋花》:暖雨晴风初破冻,柳眼梅腮,已觉春心动。酒意诗情谁与共?泪融残粉花钿重。乍试夹衫金缕缝,山枕斜欹,枕损钗头凤。独抱浓愁无好梦,夜阑犹剪灯花弄。

 

暖雨晴风,春回大地,梅心初放,柳梢吐绿,万物复苏,春心萌动。美丽的女子在这明艳的季节里怎能无动于衷?她给自己戴上花钿,抹上香粉,穿上金缕线缝制的夹衫,在这春光里,做个明媚的女子,就要美美哒!她享受着大好的春光和美妙的青春年华,  然而丈夫德甫远赴他乡为宦,怎奈一人的寂寥,诗情酒意谁与共?酒意微醺,斜倚山枕,慵懒不已,钗头凤被压损,竟浑然不觉。可是酒意诗情谁与共,深宵不寐,谁陪伴她剪烛西窗?灯花,开花了,心花能否怒放?

 

 

 

《小重山》:“春到长门春草青,江梅些子破,未开匀。碧云笼碾玉成尘,留晓梦,惊破一瓯春。花影压重门,疏帘铺淡月,好黄昏。二年三度负东君,归来也,著意过今春。”

 

与上首《蝶恋花》主题相同,词人以长门的阿娇来自喻。此首我认为用语更为奇绝。我这深闺的居所,好似阿娇长门宫般幽僻。房门外春草青青,江梅的花蕾微微舒卷开来,还还未完全怒放,春的脚步,悄然初至。碧云碾玉,一杯香茗,惊破春梦。花影压重门,疏帘铺淡月,美妙春景,值得用心度过。

 

 

 

易安居士李清照的咏梅词从早年写到晚年,从江北之梅,写到了江南之梅,以下是李清照的后期咏梅词:

 

《殢人娇》:“玉瘦香浓,檀深雪散,今年恨探梅又晚。江楼楚馆,云间水远。清昼永,凭栏翠帘低卷。坐上客来,尊前酒满,歌声共水流云断。南枝可插,更须频剪,莫待西楼,数声羌管。”

 

梅花是易安居士的最爱, 她爱白玉般洁白的腊梅花和堪称梅中上品的浅红色檀梅。易安居士,漂泊江南,江楼楚馆,水云间,别样洞天。在漫长的白昼里,她将翠帘低卷,百无聊赖地凭栏远望。诗朋文友,座上客满堂,樽中酒斟满。嘉宾们婉转的歌声,使水停滞,使云阻遏。南枝几朵,只需频剪。红梅一枝,或插于鬓角,或插于瓶中。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西楼东风起,数声羌管,梅花三弄,吹落一地残心,独自空叹。趁时光尚早,人还未老,享受春光,享受美景,享受生活吧!

 

 

 

《菩萨蛮》:“风柔日薄春犹早,夹衫乍著心情好。睡起觉微寒,梅花鬓上残。故乡何处是?忘了除非醉。沈水卧时烧,香消酒未消。”

 

和风轻柔,日光淡淡的早春时节,我脱掉了厚重的棉服,刚换上单薄的夹衫,心情格外的舒爽。刚刚睡醒,觉得有几分凉意,鬓角上的红梅已落,我也到了两鬓霜华的暮年。故乡呀,你在何处?想当年,我误入藕花深处,沉醉难觅归路。如今也只有以酒来麻醉自己不去想念归路。香炉里的沉香早已燃尽,可我的酒意依然未消散。思乡之意,就像这浓浓的烈酒一样,化也化不开。

 

 

 

《诉衷情》:夜来沉醉卸妆迟,梅萼插残枝。酒醒熏破春梦,梦断不成归。人悄悄,月依依,翠帘垂。更挼残蕊,更捻余香,更得些时。

 

晚来独饮了几杯清酒,如梦似仙,如云似雾。醉醺醺的和衣而眠,竟然慵懒得忘记洗掉脸上的脂粉,白日里,兴致勃勃地在花园中摘得一朵梅萼,插于鬓角,竟也忘记取下。不想几分醉意之后,竟然和衣,依枕而眠,梦中回到了家乡青州,归来堂前的梅花,开得正盛,梦中我闻到了庭院中梅花的清香。这清香惊扰了我的清梦,使梦中的人儿,不得停留故土。梦醒时分,眼前床榻依旧,周围一片寂静,月色柔和的从低垂的碧绿纱窗映照进来,我悄然不眠。梦醒时分,我已难辨:是梦中的梅香还是眼前鬓角的梅香,像庄周梦蝶般,不知是蝴蝶化为了自己,还是自己变成了蝴蝶,早已迷离难辩了。梅花,你是我的旧相识,是我的知己,最懂我思乡念人的心思。在这漫漫长夜中此情无法排遣,我百无聊赖地取下鬓角的那朵残梅,揉搓着梅蕊,满手清香,打发着这难眠之夜。

 

 

 

《临江仙》两首:“欧阳公作《蝶恋花》,有“深深深几许”之句,予酷爱之。用其语作“庭院深深”数阙,其声即旧《临江仙》也。”

 

庭院深深深几许,云窗雾阁常扃,柳梢梅萼渐分明,春归秣陵树,人老建康城。感月吟风多少事,如今老去无成,谁怜憔悴更凋零,试灯无意思,踏雪没心情。

 

庭院深深深几许,云窗雾阁春迟,为谁憔悴损芳姿。夜来清梦好,应是发南枝。玉瘦檀轻无限恨,南楼羌管休吹。浓香吹尽有谁知,暖风迟日也,别到杏花肥。

 

 

 

偏爱其二:庭院深深深几许,座座楼阁,入云入雾,高大雄伟。深闺庭院中的门窗却常是关闭的,将生机勃勃的一帘春梦拒之门外。这深闺中的春天,似乎来得更迟。我芳容憔悴,夜来清梦难醒。梦见早年与德甫在归来堂外赏梅饮酒的情形,但愿长醉不愿醒。然而梦毕竟是会醒的,我猜想,窗外江南的梅花,在这早春时节也应该开放了吧。为伊消得人憔悴,人消瘦了,衣带渐宽。玉瘦檀轻无限恨,人消瘦了,连檀木的床榻也变得轻了。南楼的羌笛声声,休吹落红梅,满地浓香,有谁知。到了暖风暮春的时节,也该是杏花的天下了。

 

 

 

《孤雁儿》:“世人作梅诗,下笔便俗。予试作一篇,乃知前言不妄耳。”

 

藤床纸帐朝眠起,说不尽无佳思。沈香断续玉炉寒,伴我情怀如水,笛声三弄,梅心惊破,多少春情意。小风疏雨萧萧地,又催下千行泪,吹箫人去玉楼空,肠断与谁同倚,一枝折得,人间天上,没个人堪寄。

 

一首孤雁儿,易安居士就是一只落单的孤雁儿。丈夫赵明诚,在健康城,撒手人寰。独留杞妇之寡居,嫠妇之悲深。藤床纸帐,藤条的躺椅,白色的梅花纸帐,房间陈列的简陋,断然不能同昔日贵妇生活相提并论。香炉的青烟断断续续,袅袅升空。初冬早春的时节,连那白玉的香炉也是冰冷彻骨的。谁解我如水情怀?羌笛曲,梅花落,吹了几遍。我跃跃欲试,也想去外面游春赏梅。想必,梅花在这小风疏雨的晨光里,应是绿肥红瘦了吧!昔日的吹箫人,昔日的武陵人虽远,尚且有个念想。如今新摘得一枝梅花,天人相隔,又该寄给谁呢?往昔踏雪寻梅,赏梅赋诗的夫妻雅兴,让人回味无穷,如在昨日。青春的往事又萦绕在了心头。至亲的人儿已经逝去,我惟愿用后半生的时光,来完成他终身的遗愿,续写我们的金石情缘!

 

 

 

  《满庭芳》:“小阁藏春,闲窗锁昼,画堂无限深幽。篆香烧尽,日影下帘钩。手种江梅更好,又何必、临水登楼。无人到,寂寥浑似,何逊在扬州。从来,知韵胜,难堪雨藉,不耐风揉。更谁家横笛,吹动浓愁。莫恨香消雪减,须信道、扫迹情留。难言处,良宵淡月,疏影尚风流。”

 

江南的春天来的格外早,小阁外,闲窗边,已是春意盎然。在这雕梁画栋的深闺里,我将自己深锁室内,将自己隐藏在尘世之外。然而毕竟是春天来了,身处深闺,心儿却早已飞出小阁。我想,窗外,亲手种植的江南梅花一定也开得很美吧。我不敢临水登楼,更不敢赏梅恋春。记得早年与德甫一同赏梅的情景,买得一枝春欲放,奴面好似花面娇,太多的青春往事,太多的美好回忆,总让人难以释怀!昔人已逝,梅花不堪雨打风吹,转瞬香消雪减。然而梅花在美丽夜色里,疏淡月光下,暗香浮动的风流之态,永存于心。天空没有留下鸟儿的痕迹,但我已飞过。我们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,就像梅花无法抗拒风雨一样,但我们应该像梅花一样,活得高雅清新,愈挫愈勇。这不也是一种自信而积极的人生态度吗?易安居士何尝不是那枝凌寒斗雪,疏影风流的红梅呢?

 

《清平乐》:“年年雪里,常插梅花醉。挼尽梅花无好意,赢得满衣清泪。今年海角天涯,萧萧两鬓生华。看取晚来风势,故应难看梅花。”

 

易安居士的梅花从早年写到了晚年,从江北写到了江南,从摘得一枝春欲放,奴面更似花面娇的年轻贵妇时期,写到了萧萧两鬓霜华,故应难看梅花的暮年时光。梅花贯穿词人的一生,梅花更是词人气质人格的生动写照!我爱梅花,更爱易安的梅花词,深爱写梅花词的易安居士。

 

2018-01-24 20:41   阅读

把 李清照的词 收藏或分享到:

栏目列表
推荐的语录

热点的语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