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经典语录 专页
改观网






首页 > 语录 > 原来经典语录

原来经典语录

1.一如年轻时最初的爱情,没有杂质,没有目的,有的只是爱情本身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2.在青涩的年华里爱上过一个人,然后试探、追逐、热恋、厮守、争吵、怨恨、疏远、分开……并非不爱,而是在我们太过年轻的时候,往往太想去爱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爱。等到终于成熟且懂得的那一天,那个爱着的人就如歌里所唱一般“已消失在人海”。
 
3.有什么方法能惩罚一个八卦的话痨?很简单——告诉她一个秘密,却又不告诉她全部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4.再云淡风轻的旧恋人重逢,但凡曾经爱过,难免会有种今昔错位造成的撕裂感,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5.人都是这样,劝别人容易,劝自己难;道理想通简单,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6.工作和恋爱一样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唯一不同的是,前者很少辜负努力的人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7.夏天的雨总是在你最无防备的时候忽然来袭,宛如一场重逢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8.如果我们都知道没有如果,这样短暂的欢喜和心悸究竟是好还是坏呢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9.别人只道他看苏韵锦特别不顺眼,其实他自己明白,他只是不喜欢别的男生对她评头论足,就像不喜欢自己私藏的宝贝被人窥伺,他自私地希望她的好处只有他看得见。
 
10.流言这东西有时就是这样,你越想撇清,必定越描越黑;相反,若肯横下心去,说一声:“是真的又怎么样?”流言反倒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。
 
11.“其实我没有指望过有什么结果,我比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只是背着这个秘密太久了,毕业了,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再见,还会不会再见。现在他知道,有一个傻瓜,这三年里一直偷偷地喜欢他,虽然她不聪明也不漂亮,虽然他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她,但这个傻瓜喜欢一个人的心思和别的女孩是没有任何区别的。我说了出来,目的就已经达到,求仁得仁,为什么要难过?”
 
12.“可是女配角也是个活生生的人,为什么感情这东西那么不讲道理,我认识他十八年,比不过你和他在一起的十个月,他都说不出你有什么好,就这样十匹马都拉不回来?我不甘心,又有什么办法,我的难受谁看得见?”
 
13.人都是这样,分享了对方的秘密和伤痛会让两个人更加贴近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14.“有时候理智叫我们做一些清醒正确的事,可感情偏偏逆道而行。”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15.也许在爱情当中,比较在乎的那个人永远是输家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16.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你自己,但是曾经陪伴过你,爱过你的那些人存在的痕迹却永远不会消失。”
 
17.我是自私,我更爱我自己,所以不会去冒险尝试完全没有把握的事,你明白就好。”
 
18.恋人之间往往肢体语言比交谈更能抚慰对方的心。
 
19.她靠在他的怀里,第一次不用催促自己抽离。那就在一起吧,抛开所有的顾虑,即使这样的决定是错,即使今后相互折磨,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去后悔。
 
20.别笑她自欺,在哪对恋人心中,自己的感情都足以倾城。也别问她何以在抗拒了那么多年以后,所有的防备却瓦解于瞬间,她只是决定对自己诚实一次。
 
21.相互依偎的时候,时间便失去意义,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22.中国人的传统节日,讲的是热闹团圆,他们只有彼此,竟也不觉得冷清。
 
23.两人各不相让,一路走来大小战争不断,只因年少情浓,多少的争端和分歧通常都化解在肢体的热烈纠缠中。古话都说: “不是冤家不聚头。”大概便是如此。
 
24.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了,她从未觉得自己和他是这么亲密,这种亲密不是身体上的紧紧胶着,而是像血肉都长到了一起,分不清哪一部分是他,哪一部分属于自己,这种感觉让她陌生而惊恐。
 
25.和程铮在一起之前,苏韵锦习惯了独来独往,即使后来爱着他,也始终在心里为自己留有一寸余地。她是有几分凉薄的人,在她看来,太爱一个人是件可怕的事,怕他走,怕他变,怕他老,怕他抽身离开,怕他比自己醒得早。
 
26.她没有资格让爱她的人如履薄冰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27.他需要的是她的在乎,而不是敷衍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28.两个人,怎么可以在肉体如此紧密相嵌时,灵魂却渐行渐远?程铮明知自己这么一来是大错特错,但却没办法停止,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失去,拼命想抓住,却像指尖的一阵烟,只有身下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。
 
29.我知道他对我好,可是两个想对彼此好的人在一起为什么会这么累?
 
30.二十九岁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?就像一朵蔷薇,开到极盛的那一刻,每一片花瓣都舒展到极致,但下一刻就是凋落。
 
31.曾经身体发肤般亲密的一个人,原来也会在人海里断了音信。
 
32.她应该庆幸徐致衡尚且算是半个君子,他没有强迫她,至少没有在行动上如此。或许,他更相信自己的魅力迟早可将她打动,便也不急于一时。
 
33.苏韵锦已单身了将近四年,徐致衡对她的心思一直没有改变过,说没有动心是假的,嫁给他这样条件的男人在很多人眼里是求之不得的幸事。然而,苏韵锦控制不了地将徐致衡与那个她尘封在心里的人对比。
 
34.程铮的爱虽然像疾风骤雨一样让人难以喘息,但却坦荡而纯粹,他嘴里常说出伤人的话,事实上,除了同等的感情回应,他从未要求过任何回报。
 
35.“从医学上来说,痛觉的丧失其实是一种病态,而且相当危险,因为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痛,那么她就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深。”
 
36.世间可以匹配的男女千千万万,从不存在绝无仅有的伴侣,换个时空,换个身份,也许一切都会不同,但是这些我们都无从选择。遇见了,爱过了,受伤了,心被占据了,就再也腾不出地方给别的人,也没有余力重来一遍,于是才有了所谓的“唯一”之说。
 
37.两人各怀心事说着虚伪的话,连若无其事都装得那么牵强,再继续说下去她都不知道如何维持这可笑的表象。
 
38.她的理智想让她远离,可身上的无数个细胞都苏醒过来,叫嚣着,思念他、渴望他!她为自己感到羞耻,居然这么不堪,完全经不起他任何的撩拨,是太寂寞的缘故,还是,单单只为了他?
 
39.他们都觉得对方变了,生活在往前,他们记忆里的那个人已经不是现实中的那一个。
 
40.人在年轻的时候追求激情狂爱,最后发现,男女之间也不过如此,无非寂寞的时候想要有个人陪,累的时候有人给你端杯水。就像苏韵锦和吴医生,说不上多爱对方,可如果淡淡地相处下去,谁又能说那不是感情?
 
41.陆路说得对,将一个秘密埋在心里是多么难受的事情。现在她终于没有秘密了,心里那个空洞却无限放大。
 
42.多么奇妙,在看着他痛时,她心中的伤在减轻,原来不只快乐需要分享,痛也需要。她的痛只有他可以分担,因为其中有一半亦属于他。
 
43.她和程铮这样两个人,其实都不会怎么去爱对方,或许他们在最初的相逢之前各自遇上了别人,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,可是他们偏偏被命运搅在一起,彼此性格中的阴暗面都被对方催化得一览无疑。她害怕重蹈覆辙。
 
44.都说烈女怕缠男,可是“烈女”满街游走,锲而不舍、越挫越勇的“缠男”却早就成了稀有物种。还好现在的女人们也习惯了,谁离了谁都能活。
 
45.回到原来很容易,爱的时候像从不会分离,彼此伤害的时候恨不得从没有爱过,她怕这一次激情耗尽之后再度回到无休无止的冷战和争吵中。她已经没有心力和资本将过去的剧本重演一遍了。
 
46.都说没有人能赢得了男人心中的过去,况且他心中那个人从未真正“过去”。
 
47.郑晓彤其实不在乎身体的爱欲,她在乎的是,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连本能的欲望都不存在,那爱从何而来?她不知道程铮能不能等到他心里的那个人,却渐渐明白自己是等不到了。
 
48.程铮跟她在一起,话不多,可是待她很好,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对苏韵锦那样的恶言恶语,任性胡闹。也许,他的某一面,只为苏韵锦存在。
 
49.苏韵锦艰难地转头,将脸埋在他的肩颈处,先是无声地抽泣,然后痛哭失声,“我再也没有妈妈了,没有爸爸,也没有孩子,什么都没有了,只有我一个人……为什么我爱的人最后都会离开!” “我不会。”程铮拍着她的肩膀,“虽然我不知道,我还是不是你爱的人。”
 
50.改变一个成年人的性格谈何容易,他天生就是急脾气,性格强硬,嘴巴坏,到现在还是这样,但他动过改变的念头,这是苏韵锦从来没有想过的。 其实她也一样,这四年来她也尝试着学会豁达和宽容、不那么较真,不那么敏感,试着在值得的人面前卸下心防。也许他们的改变都不太成功,可毕竟四年前的一场分离让他们学会了审视自己。
 
51.或许是因为太急不可待,程铮弄得苏韵锦有些疼。早些年,对于他在这方面简单粗暴的态度,她颇难接受,两个人在一起,她更多的是承受而非享受,程铮的乐此不疲在她那里成了疲于应对。然而没有他的那些日子,她不止一次怀念过他身上的热度,最直接地填充,每一次抽离都是无尽的空虚,所以当两人再度契合的那一霎那,彼此都在叹息,连疼痛都是喜悦的。
 
52.我很笨,我的爱需要一个保证,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 
53.原来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是这样的感觉。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不需要任何人,但是现在才明白,一个女人,撑得越久就越是疲惫,何必为了无谓的骄傲去舍弃她应得的关怀。他不是在施舍她,他是在爱她,在有些人面前她不需要坚强。
 
54.感情的成败从来就跟付出没有多大关系,她只输在周子翼更爱陈洁洁,就凭这一点,她就永远无法扳回这一局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 
55.“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分开,因为不管走得多远,我总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你找回来。苏韵锦,我终于还是找回了你。那天你说害怕我们会走四年前的老路,其实也什么好怕的,只要你还在那里,我每次都能把你找回来。”
 
56.年轻的时候我们也曾走失,还好,兜兜转转,原来你还在这里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57.如果没有中间那几年,就没有今天可以携手到老的程铮和苏韵锦。即便是今天的程铮遇见当年的苏韵锦,不管多爱,只怕这段感情也不得善终,反之亦然。——辛夷坞《原来》经典语录
 

2014-11-26 15:05   阅读

把 原来经典语录 收藏或分享到:

栏目列表
推荐的语录

热点的语录